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 每日經濟新聞
TMT觀察 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 市場

四方a集運 > 市場 > 正文

樂視20億美元收購美最大智能電視商Vizio 或在北美市場對撼日韓系 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 泰禾北京院子: “無證銷售”陰影下的交房僵局

每日經濟新聞 2021四方a集運01四方a集運11 22:09:24

影視 影視 貴州茅台 四方a集運0.3% 影視 +0.3% 影視影 影視視影視

北京院子二期,幾乎就是泰禾的2020發展史。

每經記者 陳夢妤  王佳飛    每經編輯 甄素靜    

上週五晚,北京市住建委發佈了一則重磅處罰通報,傳聞許久的泰禾北京院子二期上榜,坐實了此前的市場猜測。

通報顯示,北京泰禾錦繡置業有限公司(下稱泰禾錦繡)在未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的情況下,自2018年9月至2020年4月期間,無證銷售泰禾麗景家園項目(即泰禾北京院子二期)31~38號樓74套住房,收取預付款達12.86億元。

依據《商品房銷售管理辦法》第三十八條的規定,市住建委於2020年12月31日決定責令北京泰禾錦繡置業有限公司停止違法行為,並按高限處以1286萬元罰款。

這一天,對北京院子二期的業主們來説,悲喜交加。

官方終於對泰禾的無證售房予以定性,但業主們更擔憂項目至此被以罰代管,監管賬户資金被挪用,大家會陷入更被動的境地。

北京院子二期,幾乎就是泰禾的2020發展史。

別墅區的限價地

這場至今未果的地產圈大戲啓於2017年7月的一場土拍。

當時風頭正勁的泰禾(拿地單位為子公司張家口鴻運房地產)以59.6億元、36%自持面積,擊敗包括中海、金融街、金地、金茂等在內的一眾開發商,競得朝陽區孫河鄉北甸西村、西甸村2902四方a集運29地塊R2二類居住用地、2902四方a集運17地塊A8社區綜合服務設施用地、2902四方a集運15地塊A334托幼用地(即北京院子二期地塊),溢價率49%。

重要的是,這是一宗位於別墅聚集區的限價地塊,商品住房銷售均價不超過68245元/平方米,且最高銷售單價不得超過71657元/平方米。用後來黃其森的話説,北京院子二期的周邊地價已經達到7萬元/平方米的水平。但因為北京院子限價,只能賣6.8萬~6.9萬元/平方米的價格,他説,“買到就是賺到”。

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,拿地後不到兩個月,泰禾就將北京院子二期地塊抵押給了華融,這如同一顆深藏的定時炸彈。

一年後,2018年10月,北京院子二期開盤,面對1000多萬元總價、200平方米左右帶小院的疊拼,已經有了一定經濟基礎的寧汛沒有太多猶豫,很快交了定金。根據泰禾的規劃,北京院子二期將於2021年4月30日竣工,同年6月30日正式交付。

至此一切安好,但風平浪靜之下的暗流一刻未止。

年報危機預告

2020年4月,泰禾公告稱將年報發佈日期延至6月15日,一時引發猜測無數,“年報難產”“資金鍊斷裂”等等流言悄然傳開。

企業層面的困境很快傳導至具體項目,並由此升級成業主的焦慮。

泰禾北京院子二期項目現場 圖片來源:受訪者供圖

幾乎是同一時間,有租住在孫河附近的業主在羣裏發消息説,北京院子二期的塔吊好像不動了。這讓寧汛非常抓狂,再結合自己交完首付款已經一年多,一直沒有順利網籤的現狀,他突然有了一種不太好的預感。

寧汛告訴鎂編,北京院子二期網簽到2019年4月時只網簽了100來户就暫停了,泰禾一直沒有給過正式蓋章的延期交付通知,只是之前開會預計過規劃的項目進度,但都沒有如期完成。

2020年4月中旬,經不住越來越多業主在羣裏傳達的壞消息,寧汛和幾位業主又一起來到了北京院子二期現場,這下他們傻眼了,因為工地真的停工了。

業主們不得不用起自己的各方社會資源,然後發現了一個又一個驚人的事實。

三封公開信

過去這一年裏,三封公開信將北京院子二期業主和泰禾之間的矛盾一次次推向高潮。

2020年5月7日,一封落款為“泰禾北京院子二期維權業主”的聯名信突然刷屏,信中説,泰禾的財務狀況令人憂慮,北京院子二期停工已近半年,工期嚴重滯後。

業主們的訴求是,第一,希望泰⽲在2020年5月15日前完全復⼯,由於⼤部分業主沒有⽹籤,請泰⽲在6月15日前完成⽹籤⼯作;第二,希望北京市政府建⽴院⼦⼆期建設專⽤資⾦監管賬户,接管1200個車位、超4億元的售賣權,接下來的按揭款應不低於8億元,請拿出⼀半作為建設保障⾦。

第一封公開信後,業主們收穫了一定進展——北京院子二期部分復工,網籤終於重新開放。

隨後的6月5日,業主們發佈第二封公開信,目標直指黃其森。業主們表示,項目只是實現了部分復工,一半工程還沒出地面,施工進度嚴重滯後,施工方由於被拖欠工程款,不久將停工走人。業主們的訴求是,要網籤,並且如期入住。

第二封公開信後,北京市住建委協調泰禾錦繡、債權方華融融德、施工方中鐵建工等召開五方會議,形成了《關於泰禾麗景家園項目恢復網籤工作會會議紀要》,其中寫明“恢復北京院子二期網籤資格”,“購房人將剩餘購房款或貸款全部存入監管賬户”,“監管賬户內的資金專項用於疊拼產品的施工建設,不得用於其他工程建設”。

業主們不久後盼來了第一筆工程款,監管賬户放款2560萬元。2020年7月初,寧汛和業主們終於走上了期盼已久的網籤流程,大約180户業主開始辦理按揭貸款手續。

但此後的11月12日,業主們第三次發佈公開信,直陳項目停工的直接原因,是泰禾與總包方中鐵建工之間的債務糾紛。業主們表示,泰禾聲稱項目已經完成產值2.8億元,已經支付總承包方2億餘元,實際欠款約7000萬元。但中鐵建工聲稱項目已經完成產值4億多元,泰禾拖欠工程款2.25億元。

泰禾北京院子二期售樓處  每經記者 陳夢妤 攝

“停工絕不是因為疊拼業主不交尾款。”寧汛説。

鎂編獲取到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,其一,泰禾的正式監管賬户名是“北京泰禾錦繡置業有限公司泰禾麗景家園”,尾號081,但他們還建立了一個名為“北京泰禾錦繡置業有限公司”的賬户,賬號僅與正式監管賬號的末三位有差異,尾號099,開户行均為大連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,業主們的大筆款項,可能有部分流入了非監管賬户。其二,北京院子二期的合院部分竟然沒有預售證。

“不管怎麼説,住建委讓疊拼部分網籤、確權,對我們來説已經是很大的成功了。”幾千萬買的房子前途未卜至此,寧汛和業主們已經磨鍊了極強大的內心。尤其是10月末央視曝光北京院子二期現狀後,加上疊拼部分完成了網籤,大家都非常樂觀。

當一切回到起點

但是,2020年11月27日來自泰禾的按揭放款倡議書,讓大家徹徹底底失去了信心。

從鎂編獲取的這份倡議書看,泰禾方面承認了幾點事實:一是項目建設已基本“停滯”,5~21號樓部分樓棟未出地面,總包單位配合工程建設的意願極低,不排除引入新總包單位的可能;二是監管賬户目前餘額是22576.05萬元,可提取用於施工的款項僅440.37萬元。

對此前業主對於其額外劃轉資金的説法,泰禾予以否認,表示是於2020年9月27日和10月23日分別提取了監管資金890萬元和1100萬元,全部用於支付工程款,且後續監管資金的提取,仍將通過多部門審批後執行。

受訪者供圖

業主們認為,泰禾在倡議書裏説“減少您損失的方法就掌握在您自己手裏”是萬萬不可接受的。“請問現在哪個業主敢放款?”寧汛憤憤不平。

其後的11月30日,業主們又重新開始走上房管局、住建委等等一連串監管部門的投訴路。“工人在拆架子,沒封頂的也拆了。”不同於剛落實完網籤後的興奮,再與鎂編溝通時,寧汛又回到了從前的那般失落。

去年12月初,鎂編前往朝陽區中央別墅區孫河北京院子二期所在地,這裏雲集了天瑞宸章、景粼原著、禧瑞春秋等一眾改善型項目,除泰禾外,龍湖、遠洋、旭輝、中糧等開發商均在此有所佈局。

鎂編在現場看到,北京院子二期項目已處於全封閉狀態,嶄新的圍擋把項目圍起,施工方“中鐵建工”的標誌已經脱落,留下的只有“中”“建”二字,以及不遠處有些褪色的“泰禾”LOGO。

項目北側的樓體還停留在框架結構層面,歸置整齊的建材隨處可見,幾個只挖了地基的地方雜草叢生,附着的鐵架早已鏽跡斑駁。北京院子二期售樓處已經關閉,門口張貼着合同到期的告知函,現場工作人員則表示內部正在裝修。

北京院子二期現場 每經記者 陳夢妤 攝

轉折的變數

其實對於業主們的訴求,泰禾並不是沒有過迴應,但公司資本層面的承諾,並不足以安撫業主們的焦慮。

2020年5月13日深夜,泰禾公告五連發,官宣引入戰投,黃其森也表現了足夠的誠意——讓出第一大股東地位。

但是對內,業主們並沒有等來實質性進展。一週後,有業主代表發佈《十問泰禾》,質疑內容主要包括預售證過期、無證銷售、首付款未打入監管賬户、違規放貸、施工計劃等等,請求泰禾做出正面回覆。

泰禾方面稍後給出的回覆是,預計2020年6月15日前具備疊拼房源的網籤條件,部分房源因自身問題網籤時間稍作延後。目前泰禾在住建委監管賬户資金約2.2億元,該監管賬户資金將全部用於工程建設,監管方也會根據公司工程進度專款專用。項目已經全面復工,現場工人數量達到300人,後續分包單位陸續進場,7月施工人數將達800人左右。目前合院部分已經封頂,部分小疊一個月左右也將封頂。

這都是短暫的曇花一現,財務數據是更理性的佐證。

泰禾的2019年財報延期了足足一個月,營收同比下降23.77%,歸母淨利潤同比下降81.74%……一如既往,泰禾依舊沒有公佈實際銷售額。依據克而瑞的數據,泰禾2019年的銷售額是808.7億元,同比降幅37.95%。2020年7月6日,泰禾首現債務違約,曾經的千億房企更加風雨飄搖。

第一次轉折出現在去年7月31日,泰禾公告向萬科轉讓19.9%股份,總對價約人民幣24.3億元。不過萬科入股設置的前提條件,是泰禾需制定債務重組方案並與債權人達成一致,且能支持泰禾恢復正常生產和可持續經營,萬科不承債、不提供財務資助等,給到泰禾的時限是9月30日。

現在很顯然,泰禾的重組方案延期已成事實,萬科最終能否成為戰投方也充滿變數,24.3億元對泰禾的大窟窿來説只是杯水車薪。

去年內第二次轉折發生在12月22日,眾多媒體紛紛以“泰禾搞定了長城資產”來評價其獲得的債務展期機會。鎂編了解到,此次債務重組本金為120.03億元,債務展期至2023年12月18日,而原期限為2017年4月21日至2020年4月18日。

“暫無法給到説法”

針對北京院子二期的監管賬户曾因資金缺口過大引發系統警告、官方推進新總包方北京城建接手和控制性放款方案等問題,北京市住建委方面曾給予鎂編的答覆是,暫不作迴應。不過此後,北京市住建委發佈了上述處罰通報。

曾有業主向鎂編反饋,目前泰禾錦繡的項目公章在華融處,以致於大家無法獲得蓋章的合同,對於這點,以及“泰禾挪用50億元工程款”、與華融的還款計劃,包括戰投最新進展等,泰禾方面也表示暫無法給到説法。

而對可能成為新任總包方的説法,鎂編也向北京城建方面做了核實,得到的回覆是“不清楚”。

北京院子二期現場 每經記者 陳夢妤 攝

兜兜轉轉,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起點,項目北側未完工的單薄樓體在冬日暖陽裏格外刺眼。

發稿前,有北京院子二期的業主盤點了自己在這件事裏的2020——期間有喜也有悲,得到了來之不易的網籤,開發商的復產復工,最近項目總包離場,又完全陷入停滯,所幸的是遇到一幫友好團結、不拋棄不放棄的業主,大家共同努力,相信美好還是可期的。

“3月再催復工。”寧汛很平靜,經歷過去這一年,他有些精疲力盡。

以時間換空間未嘗不可,但高歌猛進時期埋下的炸彈,總需要有人來排。

2021年已經開始,兩筆總計138億元的債務展期,以及日前陸續官宣交付的上海院子、太倉院子,可能是泰禾現階段能給出的最佳迴應了。

封面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陳夢妤攝

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

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繫。
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四方a集運60900099轉688
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
泰禾 北京院子 爛尾 住建委
網友互動

0人蔘與

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
每經產品
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
閲讀下一篇文章 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 返回四方a集運
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
點擊排行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

0

0

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 var cnzz_protocol = (("https:"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) ? " //" : " //");document.write(unescape("%3Cspan id='cnzz_stat_icon_1260046885'%3E%3C/span%3E%3Cscript src='" + cnzz_protocol + "s4.cnzz.com/z_stat.php%3Fid%3D1260046885' type='text/javascript'%3E%3C/script%3E")); 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 (function(i,s,o,g,r,a,m){i['GoogleAnalyticsObject']=r;i[r]=i[r]||function(){ (i[r].q=i[r].q||[]).push(arguments)},i[r].l=1*new Date();a=s.createElement(o), m=s.getElementsByTagName(o)[0];a.async=1;a.src=g;m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a,m) })(window,document,'script','//www.google四方a集運analytics.com/analytics.js','ga'); ga('create', 'UA四方a集運100046212四方a集運1', 'auto'); ga('send', 'pageview'); 四方a集運四方a集運>